二形變態

            (1)扶她娘的校外教學

  
字数:7159
          
2014/7/20發表於四合院

  展覽間像是挑高的室內體育館,呼應著此區的主題,展示著人類最早的生活型態,從地面突出的平台上搭建著等比例的簡陋草屋,裡頭住著身穿獸皮的蠟像原始人。並非所有的蠟像都住在草屋裡,隨著時代演進,人類出現明顯的進步,從角落的陰冷洞穴開始,人們換上粗麻布衣,住進泥磚小屋,外頭放養著雞隻和狗,就著腳踩轉盤拉起陶胚。

  展區中央有一座由木材和土牆建成的宮殿核心建築,屬於已知東亞地區最早的集權王朝。娜歐米帶著尤娜進到裡面逛了兩圈,感想是無論過去的人類先祖多麼努力,看在她們眼裡還不如門口的自動販賣機吸引人。這裡的一切都考據自不存在歷史紀載的年代,那個時候人類不只缺少文明社會該有的各種事物,而且還和動物一樣經由基因區分成「男」、「女」兩種性別,基本上就是一群進化未完全的原始生物。

  身穿學校制服的兩人手搭著手走馬看花,娜歐米身材高挑健美,短髮俏麗,校際田徑比賽的出場名單幾乎都少不了她,身勁有如一匹帶有雌性風範的青年種馬,四肢不帶一絲多餘贅肉,修長而肌肉線條突出的肉體替她吸引了不少愛慕者。
  尤娜是另一種充滿吸引力的風騷,雙肩披散著波浪般的亮麗長髮,一對鑲金白玉耳環點綴著白皙的鵝蛋臉,撫媚的雙眼容易讓人錯認她隨時都在發情。
  「娜歐米,妳看那邊。」

  尤娜頗有興致地指向展覽間的一處,佔整面牆的電子屏幕展示著一系列古人類的等比例圖像,分別代表東亞各人種的平均外貌和身材體型,人像各以男女為一對,渾身赤裸,舊人類的醜陋與身體缺陷一覽無遺.

  她撫媚輕笑,像是找到一隻可愛的小蟲子,手指操(淫色淫色4567q.c0M)控著解說台的觸控螢幕,讓一個男性塑像的陰莖勃起,無力的肉條像是快斷氣的蠕蟲艱難揚起身,儘管尺寸比起先前增大了一些,相較如今現代人類的優越體格,也只是徒增悲哀罷了。
  「就像小孩子一樣。我想娜歐米妳不用勃起就有他的兩倍大了,不,說不定有三倍。」她玩弄著那些雄性古代人的生理反應,終於找到一個尺寸最大的,勉強追上現代人的低標水準。「古代人真可憐呢,一輩子所見到的都是發育不良的小肉棍。」她轉頭望向自己的愛人,眼神自然而然下移到那即使在平常狀態,依舊可看出明顯突出的部位。

  娜歐米雙手環抱,端詳著這些經由化石模擬還原出來的古人圖像。「真無法想像我們是從這種動物進化而來的。」另一方面,比起外生殖器,娜歐米花了更多心思去觀察舊人類女性的肉體,得到的感想和尤娜有異曲同工之妙。古代女人身材乾癟毫無魅力,乳房像吊掛在身上的死肉,外擴嚴重、毫無美感。

  娜歐米發現屏幕上有個可以調整女性體脂肪含量的拉桿,她伸指拖曳著,可惜增加的脂肪沒有出現在該在的地方,女人的肉體像是過度餵養的牲畜般開始膨脹,加上那副比起人類更像猿猴的臉孔,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讓她產生性慾.
  回頭看看身旁那具令她日(淫色淫色4567Q.COM)夜陶醉的肉體,尤娜散發著蘊含乳香的成熟氣息,頗為貼身的學校制服包覆著堅挺的肥美巨乳。她習慣解開兩乳頭前方的拉鍊,露出兩圓桃紅的乳暈和草莓般的乳首,為的是避免不時滲出的母乳沾染了布料。
  「去看下一個地方吧。」娜歐米轉而檢視手中的平板電腦,打開她為今天參觀製作的行前筆記,目前快把今天規定要參訪的項目看完了,還剩下一個子展區,位在整座偌大博物館的小小角落,和兩人所在的位置隔著一條狹長的走廊。
  兩人手牽著手穿過展間側門,進入一條有供人休息用長軟凳的走廊,一旁有洗手間——不分性別,門口標示著「內有自助浣腸設備」及「供應保險套」。一座飲水機藏在常人高的長青盆栽後方,不知為何,排水口傳出醒鼻的騷臭味。
  走廊中段有一個小小的休息區,用一張寬大的地毯標明其範圍,中央靠牆處有張單人床大小的長軟凳,一對年輕母女正在那上面發出愉悅的叫嚷,女兒年紀比就讀學園的兩人還小,有如甫習得騎術的生手女牛仔,瘦小的身體在母親的肚皮上起起伏伏,母親享受著,一面鼓勵著與自身雙手十指交握的女兒,也不忘與途經走廊的兩位素不相識學生互相點頭致意。

  「娜歐米,抱歉占用妳這麼多時間. 」

  尤娜一邊走著,撫摸著自己的腹部,這些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來,裡頭小小的生命日(淫色淫色4567Q.COM)漸茁壯。浸在羊水膜內的嬰孩不得不和一條子宮膣相依為伍,這條從子宮頸往內延伸的人造厚實肉套,本意是為了女體於懷孕期間依舊可以實行子宮插入式的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雖然目前未曾出現子宮膣道影響胎兒發育的案例,少數輿論仍認為對新生兒的心理會造成影響。

  兩人的孩子恐怕是反感時常被大量精液充得鼓脹的膣道,壓迫了自己的生存空間,偶爾報復性地讓母親產生各種孕婦特有的生理不適. 當其他學員完成了參訪項目,甚至聚在大廳休息區開派對、玩各種有趣遊戲之時,娜歐米不得不待在醫務室內看照著臨時出現貧血症狀的尤娜。

  「不,怎麼會呢?照顧妳是應該的。」娜歐米停下腳步,轉身和尤娜面對面,她的腰肢纖細但肌肉結實,蘊藏著足以令人失神瘋狂的強大爆發力。「畢竟我可是小孩的——」

  她嘗試回想曾經在課本上讀過的冷僻名詞,是古代人用來形容提供受精卵精子方的稱呼,但無論如何就是想不起來,於是她放棄了炫耀知識的意圖.

  「小孩的種母呢。」她如此定義自己,雙手搭上對方肩膀,眼中所見是她會用一輩子來愛護並使之滿足的愛人。

  「謝謝. 」

  尤娜聲若蚊蠅,幾乎背後放的肉體碰撞聲所掩蓋. 她的乳房隨著呼吸起落,暴露在空氣中的一對乳頭鮮嫩欲滴,彷彿一擠壓就會冒出源源不絕的甘泉。
  再往下看,那是她最近開始引起眾人注目的凸腹,隨著日(淫色淫色4567Q.COM)漸增大,必須解開的衣扣也越來越多。娜歐米曾擔心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對孕婦的身體影響,尤娜則不以為然,她曾捧著腹部打趣地說,那是娜歐米長時間累積下來精液的結晶,「不多灌一點精液進來,小孩就長不大囉。」

  氣氛正在醞釀,後方的母女正在迎來一場高潮,兩對唇瓣發出的淫穢呻吟迴盪在四周。娜歐米發覺自己正慢慢收攏環抱尤娜肩膀的雙臂,自己兩腿間開始發熱,裙子違反重力向前高高揚起,光亮的赤紅器官從前端探出頭來,往下一看,尤娜也開始搭起帳棚。

  「咱們走吧,還有東西沒看完呢。」

  娜歐米紅著臉將尤娜轉過身,輕推讓她先行一步前進,視線仍不自覺地聚焦在自己在意的部位。尤娜穿的是剛入學時的短裙,最初尺寸就只能算是剛好足夠,而她低估了自己身體的成長潛能,現在這條裙子無法完全遮住豐美的臀部,從裙沿露出的白皙臀肉有如兩道剛從水中撈出的新月。而娜歐米的胯下巨物,此時只要稍微往前一頂,就能沒入兩瓣肉團的包夾之中。

  但她還是忍住了。兩人一前一後步入最後一個規定參觀的展區.

  「古人類與其飼養的家畜。」

  她們繞過印有展區名的隔牆,來到有如牧場的空間. 栩栩如生的動物及其主人散佈四周,牧童懷抱著胯下的溫馴小母羊,站在增高台上的男人安撫受驚的年幼母馬,女孩親吻著興奮難耐公狗的鼻尖,擬牝台上的女性柔情回望著壓迫自身的大公馬.

  「起碼這裡看起來就有現代人的樣了。」

  除了同動物作樂,此處也展示各種日(淫色淫色4567Q.COM)常生活的景象,人們帶狗打獵、修剪羊毛,操(淫色淫色4567q.c0M)縱牛隻拉動重犁,將未脫殼的米倒進由老驢推轉的石磨。

  再往前走,則展示動物提供的食用價值,應是為了顧及參訪者的感受,免除了絕大部分的血腥成分,吊在小木屋天花板的豬隻與其說是被屠宰,看起來只是昏過去而已。

  令她們感到詫異的展覽項目就位在這一區.

  「天啊。」尤娜停下腳步,一臉不可思議看著塑像人暢飲裝在皮囊裡的馬奶。「古代人居然喝動物的奶。」

  她半摀著臉,大腿因緊張夾起,方才淌洩的液體由於兩腿間細微地摩擦而發出滋滋聲響。

  「妳看,這可不只是對糧食匱乏的因應手段,他們已經把這些東西作為必備日(淫色淫色4567Q.COM)常食品。」

  她閱讀著解說台上的文字,對古人這項飲食習慣的越是了解,越發覺得超乎現實。她快速拖換解說台的文字和圖片,直到一隻乳房碩大的黑白紋牛隻身影映入眼簾。

  「他們還放牧這種品種的牛,大規模生產供應大眾飲用,或是做成乳酪等加工品,而且他們還……」她停頓了。

  娜歐米代替她唸出最後一小段:「將牛乳作為母乳的替代品來哺育幼兒。」
  她明確感覺到孩子母親的不安,儘管那是不知多久以前人類的落伍習俗,對於此時此刻因懷胎而特別容易受傷害的她來說,光是此一事實的存就夠難受了。
  她知道尤娜的芥蒂,尤娜出身自名門產乳家族,為了使乳腺及早發育,很小的時候便為家族生下了一個女兒兼妹妹。她的乳汁雖然產量比不上真正的專業乳母,但是氣味、口感、色澤都屬於上品,挾帶這些優勢,贏得了許多畜產競賽。
  尤娜很喜歡代表產奶女的黑白塊紋花色,在學校食堂工作的時候,總是穿著黑白紋的馬甲和長靴,從未想過會在這種情況下得知花色的靈感起源。

  「我想今天看到這裡就夠了,妳看起來已經有點操(淫色淫色4567q.c0M)勞的樣子。」她牽著尤娜的手意圖離開,卻發現她文風不動,面部潮紅,乳頭像是發燙的烙鐵,裙子前端脹得越來越明顯. 她抬起頭來,與娜歐米四目相望,隨即轉向娜歐米兩腿間方消退卻又馬上有再起之勢的巨物。

  「娜歐米,人家……」

  不安引起的生殖衝動令尤娜的乳頭因為充血而堅挺,自從懷孕沒多久之後,原本就發達的乳腺便一發不可收拾,胸圍整整大上一圈,更加濃郁的奶香味幾乎都要成了註冊商標。

  娜歐米回想起自今早開始和尤娜做過的那幾次,加上在醫務室之時,護士為尤娜提供的服務,不禁感慨懷孕真的會讓人性慾勃發.

  「等等回去車上之後,妳想做什麼都可以。」僅僅一言觸動了尤娜的情愫,如珍珠的乳滴突然從潮紅的乳尖滲了出來。娜歐米微笑,張嘴含了上去,香濃的奶味瞬間充斥著味蕾。

  「咿——」

  娜歐米吸吮了一會,馬上換到另一邊的乳頭,她暫時緩下貪婪的內心,只是做了避免乳汁到處流瀉的應急措施,正餐晚點再說.

  「我想這樣就可以了。」她指著尤娜身後的警示標語. 「要是妳把展品弄髒,可是會被抓去任人宰割的喔。」

  她背後的標語寫著「禁止體液隨意濺射」。不只乳汁、精液,要是持續性興奮而讓淫液到處亂灑,也會被判定為惡意破壞。違規的下場無須猜測,剛進入博物館時,就會看到大廳裡靠牆設立的四具刑枷,每個刑枷上的人都高翹著屁股朝向經過的觀覽人群,任由眾人宰割。

  她們快步離開了,穿越方才行經的走廊,母女不見蹤影,只留下一灘軟凳上的液體痕漬. 她不禁幻想母女同時受枷刑凌辱的美妙景象。

  娜歐米從小就不是乖乖守規矩的類型,有幾次就淪落到刑枷上,剛開始受刑的時候坦白說也有點期待,但經過短暫的摧殘之後,立馬覺得不值。況且,就像這世界永遠不缺故意違規以享受受罰快感的人,也永遠少不了拿著油性簽字筆塗鴉受刑人肉體的死小孩,明明都已經提供了人體用筆,一整天下來依舊會發現幾處特別難清洗的字跡.

  她永遠忘不了,那天黃昏時刻,拖著受枷一整天而腰酸背痛的身軀,還得面對不知何時被人用油性筆寫上的十幾個正字,要不是有尤娜幫忙,恐怕接連好幾天那些字都會形影不離.

  來到大廳的時候,正好撞見仍在此處褻玩受刑者的同學,其中一具刑枷上的洋裝少女遭到前後夾攻,同時有另外一個人蹲在她的兩腿間,手口並用意圖將她徹底榨乾。

  一旁立著的告示牌寫明了受刑人的違規事項:「人家對著噁心的古代人塑像射精,真是個毫不挑剔的大變態. 拜託妳用大肉棒狠狠教訓人家淘氣的肉穴。註:人家的精液現在免費供應喔,請猛烈榨乾人家的變態精巢。」

  除此之外的三具刑枷有兩具已經空了,看來是被牽去小房間裡稍作休息,從地面遺留的液體量來看,和娜歐米同趟前來的眾學員已經好好愛護過他們了。
  娜歐米視線轉向受刑的另一人,從她被扯到地上的裙子和露在枷板外的上衣,讓娜歐米突然驚覺到,那分明是自己的同校同學.

  犯行內容是:「對著飲水機放尿」。

  她輕拍女學員滿是汗漬及殘精的屁股,還未碰觸到肌膚表層就能感到一股熱氣,她五指反覆用力掐住軟肉,每一次都往兩腿間通紅的門穴更加靠近。她故意不去碰對方的癢處,最多也只是在大陰唇外圍輕柔摳弄,待對方開始難耐而扭動身體之時,她猛然甩了半邊屁股一個巴掌,聲響迴盪於廳堂之中,留下一個五指分明的通紅掌印。

  她走到枷板的另一頭,她戴著具消音和遮蔽視線效果的頭套,如瀑唾液從銜口球的孔洞流出。即使曾經有一夜之緣,此刻恐怕也難以讓出。

  「她是刑枷愛好會的人。」抽送洋裝少女口腔的女學生道。「聽說她們有個叫做刑枷地圖的東西,要在全國有刑枷的地方都留下紀錄,這傢伙大概是籤運不佳吧。」

  娜歐米聽她說著,突然感覺下體一陣柔軟的觸感,原來受枷人感到有熱物靠近手邊,便自發性一把抓住,而此刻在他手中的,正是娜歐米因周圍氣氛渲染而不自覺勃起的巨根。

  「想要嗎?嗯?」

  她將肉棒從掌握中抽出,然後用前端磨蹭著露出皮套外的臉部肌膚. 「想要嗎?想要的話就清楚說出來,我聽不清楚喔。」她做出對方此刻不可能達到的要求,受枷的女學員頭仰向前,口球上的唾液沾上了龜頭表面,聲音沉重如野獸.
  突然一陣撞擊從枷板後方傳來,同時響起液體從密閉肉穴中擠壓濺出的聲響,原來是再也按捺不住的尤娜,她將自己的裙子蓋在受枷同學的臀上,自己站得挺直,只有身體中段向前突出、收縮,再發勁前頂。

  「既然尤娜看上妳了,那麼我也賞妳點東西吧。」說完解開了學生的口銜球,趁發出任何聲音之前,替換為自己脹大的紫紅龜頭. 因為尺寸大得驚人,也不知對方是否受過相應的口交訓練,娜歐米小心翼翼慢慢推進,結果相容性異常的好,她抓著對方頭部,拉直了喉道,慢慢讓自己挺入。

  「挺不錯的嘛,看來家教做得很好,這麼大都能吞進去。」

  她撐開了咽喉,順利進入食道,隨著女體另一頭尤娜的節奏抽送。她動作毫不遲疑但也十分謹慎,最多只讓肉棒約一半進入,但也夠多了,要是一個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作不謹慎,恐怕會引起窒息。娜歐米目的只是要和尤娜共襄盛舉,並不是為了自身的洩慾,不過為了等會的驚喜,她伸手撫觸著自己的女陰。她雖然暴露了整根肉莖在外,卻緊緊蓋住裙擺,就怕別人看到她自瀆陰門和花蒂的動作。

  尤娜動作開始加速,娜歐米身下傳來女體晃動的幅度與力度皆逐步增大,就在這即將達到巔峰之時,娜歐米抽出肉棒,沾滿自身淫液的手瞬時將口銜球塞回嘴裡,也不繫上便輕步離開枷板前方,她趁尤娜因迎來高潮而緊閉雙眼的機會,溜到她後面,雙手捧起裙擺下半露出的那對白嫩臀肉,向兩旁分開,露出汁水淋漓的肥嫩陰戶。

  尤娜陰毛修剪得很乾淨,她並不特別熱愛裝飾,但還是在她如小指頭般大的陰蒂上套了個金環. 在她蜜穴洞開的前一刻,正好迎來了第一波精潮,自然而然收緊了肛門口,如蝶翼展翅的粉紅蜜穴汁水淋漓,孔洞彷彿在招迎外物進入般一開一合。

  「娜歐米,妳要做什麼?現在的話……」

  娜歐米套弄著自己的肉棒,鼓脹的前端對準洞穴口,一鼓作氣插入那已充分潤滑的蜜穴。

  尤娜早已因射精而感到恍惚,如今如顛四狂的快感襲來,引起一陣尖聲的淫鳴.

  「啊噫——啊噫——」

  娜歐米奮力突破崎嶇的肉壁夾層,她盡根沒入這個熟悉無比的肉穴,除了末端的人造部分之外,幾乎是為她量身打造一般,大量熱流從尿道竄出,她開始猛烈澆灌,每一波都像是要將尤娜撕裂一般,逼得她傾倒在前方的女體背上,踮起腳尖彷彿要被戳離地面。

  「人家……肚子滿滿的……」

  她的面容陶醉於幸福之中,乳房開始噴洩汁液,娜歐米抬起她一邊的手臂,頭從腋下穿過,沿著乳房根部往上舔著,直到乳首轉而將整個尖頂的乳頭跟大半的乳暈含入嘴中,貪婪吸吮著乳汁,與此同時,下體依舊緊密連結.

  「好幸福……嘻嘻……」

  娜歐米抬起尤娜另一邊的手臂,吸吮著另一邊乳房的汁液。她的下半身依舊使勁猛突,幾乎讓包夾在兩人中央的尤娜鞋尖離開地面,大肉棒持續在尤娜體內爆發,她的射精總是又多,時間又長,接連不斷的濁白熱潮讓每一個承受過她的肉壺皆癲狂痙攣。

  「人家……還要更多的……娜歐米……還要更多……讓小寶寶吃得飽飽的…
  …「

  娜歐米含著滿口的乳汁,吻上尤娜的發震的雙唇,舌頭在唇齒間交纏,母乳的芬芳充盈著口腔內每一處。

  「噫嘻……噫嘻……」

  巔峰過去,娜歐米放鬆腰部的推力,讓尤娜慢慢降下來,抱著她臀部兩側,先讓她抽離受刑女學員的肉庭,然後自己才慢慢退出蜜穴的包夾,她離開的時候很小心,盡量不讓精液白白流瀉出來。

  彷彿經過無數次的演練,尤娜大肉棒離開體內之後迅速夾緊蜜壺,轉身在娜歐米的攙扶之下,雙膝併攏跪於地面,張嘴如盆全數接納了從肉棒前端滴落的殘液,接著伸出如櫻般通紅的靈敏舌頭,清理著肉棒的全身。

  享受愛人服務的娜歐米,雙手輕撫尤娜一頭柔軟的秀髮,她感覺龜頭被整個含入,靈巧的手指輕推著尿道下方的海綿體,讓尿道內的寶貴殘精紛紛灌入尤娜飢餓的口舌之間.

  當一切清理完成就緒,遊覽車已經停在門外,而方才在四周嬉鬧的同學們也都不見人影。

  「喂,車子已經到了喔,要做什麼快一點. 」

  同學在門口處催促,娜歐米向尤娜示意,臨走前從枷板上的口袋型凹槽取出簽字筆,彎腰檢視受刑女學員被大量體液浸透的下半身,在她右臀下方有六個已經完成的正字,第七個只差兩筆就完成了。娜歐米和尤娜分別加上了代表自身的一筆畫。

  在離開之前,娜歐米又走到前方,撿起地面的口球,為女學生繫上。她俯身向前,掀開遮住耳朵的一部分皮套,輕聲細語說著話,然後轉頭就走。

  博物館大門之外,除了她們兩人的學生都已經搭上車,遊覽車車廂中央空出一小塊空間做舞池之用,衣衫不整的學員們在那四周或坐或躺,兩名善舞同學纏動的肉體圍繞著舞池中央一柱鋼管。

  車門一開,便迎上撲鼻而來的鹹濕空氣,結合了從早便累積至今的精液、乳汁、淫液,以及其他引人興奮的人體分泌物,聽說這輛車從幾天開始載運學生到博物館,途中只在夜裡大致清洗過,導致密閉的車廂內始終有股揮之不去的淫靡氣味。

  肉體交擊、汁液散佈的聲響此起彼落,不知何人帶來了一具擴音器,播放著燥動的電音舞曲,正好搭配鋼管舞者的律動。

  兩人跨過舞池邊傾倒的肉體,她似乎聞到了一股酒精味,轉頭看向來源,原來是肌膚黝黑的凱特,她面紅耳赤,雙眼迷濛喃喃自語向後倒去,深琥珀色的巨臀中央插著脘腸注射器,旁邊倒放著兩只試管大的玻璃瓶,那是她最喜歡的烈酒,酒瓶面用大字體標示著「腸吸收用酒,請勿飲用」。

  經過一處座位時,她聽到玲奈發出像是求饒的聲音,玲奈身材矮小,肉棒尺寸不輸娜歐米,可惜個性懦弱,老是被周遭的人肆意玩弄。此時她一如往常遭人圍攻,一人躺在她的下面抽送她的後穴,另一人以正常位猛操(淫色淫色4567q.c0M)她的蜜穴,又一人騎在她身上,嚐試榨乾那精力過人的大肉棒,最中一人以陰戶緊密壓迫著她的口鼻,同時俯身舔弄肉棒與陰戶交合處。

  車頭自動駕駛座旁,奴雅老師四肢著地,她身穿黑荷葉滾邊的裙裝,搭配黑色的蕾絲長手套和吊帶襪,脖子圍了粗厚的漆皮項圈。今天奴雅的值日(淫色淫色4567Q.COM)飼主是冷豔的寧子,她坐在奴雅老師的背上,雙腿交疊,不時拉扯聯繫著老師項圈的鎖鏈,如冰的雙眼專注於手中的文庫書,她穿著長皮靴,鞋跟的紋路和奴雅老師臉上的新傷完全一致。

  娜歐米就座之後便迫不及待將尤娜壓在身下,尤娜自發性高高抬起自己的雙腿,露出瀉著精液的蜜穴門戶,吸引著大肉棒在上面來回磨蹭,最後,又一次幾乎完美的插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