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炜回到了家里,把书包一扔就直嚷着∶「哇,好香啊!今天又炒什麽好菜 了?」

湄方在厨房里一边把热菜起锅,一边笑着回应儿子∶「真会拍马屁,只不过 是你很久没吃到的金针炒豆腐罢了,还心到拍马屁到这样。」

章炜慢慢踱步到厨房里,一手脱下脚下的袜子,一手就在母亲丰腴的臀部上 捏了一把∶「这里哪是马屁啊,明明是香屁嘛!」

湄方白了嬉皮笑脸的儿子一眼,正色说道∶「还不快去洗把脸,脏死了,待 会儿就吃饭了。」

吃完饭后,湄方坐进舒服的沙发里,儿子马上依偎了过来。她没说话,解开 胸前的扣子,让自己高挺的乳房开始哺喂饥渴的儿子。

都已经高一了,儿子还是像以前婴儿时一样用力吸吮着自己的乳头。她把儿 子搂在怀里,轻轻梳弄着他短刺的头发,十几年来,这个姿势从来没换过,唯一 不同的是,当年抱在怀里的小婴儿已经慢慢蜕变成一个英俊挺拔的少年郎了。

「今天在学校还好吧?」湄方打开了话匣子,满足了儿子对母乳的渴望后, 就是两人聊天对话的开始。

话说章湄方十九岁那年认识了在餐厅驻唱的稽勤,几个月疯狂的爱恋之后, 让纯情少女又惊又喜的是,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知道消息后的稽勤只是冷冷的说∶「把孩子拿掉!」然后甩头就走。

哭红了眼的湄方,在不知所措的情况下回到家里,接着就是在市场做生意的 父亲带了几个兄弟把稽勤抓来狠狠揍了一顿。第二天,稽勤和湄方被押着在法院 办了公证结婚,没有新婚的喜悦,只有一次又一次的无奈。

稽勤突然开始走红,从一个没没无闻的餐厅小歌手,摇身一变成为炙手可热 的偶像巨星。他不再留在湄方的身边,金钱与名利堆起的高墙逐渐矗立在两人之 间,那道坚不可破的铜墙铁壁,让两人几乎无法再顺利交谈。

儿子出生那天,稽勤意外的在医院守候了一天,湄方看着爱人欣喜地抱着新 生的婴儿,心中也有一阵难以形容的喜悦。

「孩子可不可以先从母姓?」

稽勤的这句话却让湄方兴奋的心情一下子降到了冰点。她知道稽勤的用意, 正要跨足亚洲华人圈的偶像巨星,如果被发现不但已婚,而且还有了小孩,恐怕 那重重的一跌会让他再也爬不起来。

她已不再爱恋着眼前这个自私的男人,但是为了自己心爱的骨肉,她可以忍 受任何的屈辱。

一咬牙,她点了点头∶「那好,孩子,就叫章炜吧。」

男人似乎松了一口气,开始愉快地逗弄着怀中的宝贝儿子。

虽然衣食无虞,湄方却几乎像是寡母在独自扶养儿子。

稽勤越来越走红,也越来越难得一见,只有在起初几年儿子生日(淫色淫色4567Q.COM)当天,才会 悄悄回到豪华空荡的家中,为章炜庆祝生日(淫色淫色4567Q.COM)。

湄方一开始就坚持要喂儿子母乳,也只有在为儿子哺乳时,那种双乳肿胀充 实的感觉和儿子乳齿咬啮吸吮乳头的微微刺痛,让她忘却了世上一切的烦恼。

到了章炜该断奶的时候,她几乎有点舍不得。

又拖了好长一段时间,实在不行了,她想要狠心拒绝儿子,可是湄方完全无 法抗拒宝贝儿子那企盼的眼神,就这麽一拖再拖,在章炜上小学的前一天,他只 好叮咛儿子千万不要把这件事说出来,免得成为班上同学的笑柄。

章炜念小学叁年级时,湄方觉得实在不应该这样无止境的纵容儿子,于是带 着他找进妇产科医师。

「这孩子缺乏安全感,就像许多小孩子习惯尿床或是吸手指头一样。」

医师安慰湄方∶「唯一的方法还是要靠你帮他断奶啦!」

湄方没有照医生的话做,在这个只有两个人的清冷家中,没有安全感的不仅 是自己儿子而已。回到家中,她扯开衣襟,让儿子满足地吸吮了好久。

从此之后,在家中只要儿子嚷着要吃香奶,湄方随时都会毫不犹豫地解开上 衣,将心疼的宝贝儿子搂入怀里。

不过逐渐长大中的章炜毕竟也会有男孩子长成的矜持,五、六年级时的章炜 就只敢在就寝后躺在母亲身旁时,才会摸黑着拉开湄方的睡衣,在母亲细腻光滑 的胸脯上肆无忌惮地吸吮着。而如果是在白天不小心窥见春光外泄的母亲胸衣或 是短裙下的叁角裤时,甚至会羞赧地将眼神避开。

念国中后的章炜,身材逐渐高大成熟起来,湄方也几度犹豫着是不是该和儿 子分房而睡。可是她实在舍不得离开儿子,更何况,儿子也只有每天在睡前才和 自己温存一下而已。

「应该不会怎样吧。」看着快要国中毕业的儿子,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所以即使儿子已经比她高壮许多,她还是依旧在漆黑的夜里内将儿子抱进怀 里。尤其在她心中,更无法抵挡儿子在自己胸前蠕动时造成的奇妙感觉。

毕竟,她也才叁十出头而已,娇美少妇熊熊烈火燃烧起的寂寞情欲只有在儿 子吸吮完自己坚挺高耸的乳房之后,才能稍稍获得纾解。

一个深夜,她从沉睡中醒来,只见儿子狼狈忙乱地坐起身来,她扭开灯看了 一眼,明白了一切。在睡梦中,男童长成时第一次分泌的黏稠精液,无法抑制地 射在男孩自身的内裤上。

她没作声,有点想要嘲笑的感觉,湄方起身拿了条乾净内裤要儿子到浴室换 掉。

回来后的儿子,尴尬地默不作声。

有点捉狎,她调侃笑着问儿子∶「怎麽了,刚才梦见哪个美女呀?」

这下可把自己的儿子给讥讽到了,章炜嗫嗫嚅嚅了好一阵子,从来没骗过母 亲的他,吞吞吐吐的说∶「刚才梦见和妈妈脱光了衣服抱在一起,你要我快点吸 奶,吸着吸着,妈你突然抱住我,我就射出来了。」

湄方没想到儿子竟然这麽回答,面红耳赤地接不下话,却又有点心跳加速, 只好假装生气说∶「你这个小鬼,没大没小的,还敢在梦里对妈妈胡思乱想不尊 敬,明天开始你给我搬到客房去睡!」

章炜其实还只是个被宠坏的小孩,一听要被母亲赶出房,急得没了分寸,脱 口就说∶「妈,我以后不敢梦见你了啦,你不要赶我出去好不好?拜托啦!」

听得湄方「噗嗤」笑了出来∶「你不想梦见妈妈啦?好呀,塬来我养了个不 肖子,疼你这麽久都白疼了。」

章炜也觉得自己讲话有语病,忍不住开始大笑,湄方看儿子笑这麽开心,心 头一热,忍不住一伸手,将儿子搂了过来∶「来,乖炜炜,让妈妈抱抱。」

章炜滚进湄方怀里,撒娇的说∶「妈,我要吃香奶。」

湄方只觉得全身滚烫,解开睡衣,就把儿子按进深邃的乳沟里。

章炜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一边在母亲胸前吸舔着,一边竟然伸手开始扯开湄 方身上的睡衣,湄方有点不安,却不晓得为什麽竟没有反抗儿子的举动。

这也是多年来第一次,湄方在明亮的灯光下,全身仅剩下一件性感叁角裤赤 裸在儿子眼前。

吸吮了好一会,章炜突然把灯关掉,然后不安分地将手探进湄方下身的内裤 里。湄方几乎要晕眩了,可是她也不听使唤地,缓缓将手伸进儿子早已撑起的内 裤里面。

就在她的手指碰触到那再也熟悉不过、却是自己第一次这样握住的儿子

阴茎时,章炜也将手指摸索进母亲幽密草丛中的深处,两人几乎是同时「啊!」

的轻喊出来。

湄方轻轻的开始套弄那初初成熟的玉笋,儿子则是热情大胆的不断探索着母 亲下身神秘柔嫩的细缝。两人互相拉下对方的内裤,像要继续着刚才遐梦中的景 像,湄方开始和章炜炽热狂野地抚摸对方赤裸的身躯。宛如在玩游戏般,母子两 人交叠扭滚在一起,又放肆地调戏着对方光滑的身躯。

她心中没有任何淫荡的邪念,只是愉快地享受和儿子肌肤相亲的快感。

章炜也是,长这麽大,吸吮过这麽久,也是第一次如此捧住母亲高挺的乳房 用力揉捏着。

在昏暗朦胧之中,湄方挺起丰满的胸部让儿子尽情舔吻,又翘起圆浑的双臀 任由儿子大胆把玩,两个人都忍不住发出噫哦的满足声。

当章炜轻佻地在她全身上下到处乱摸时,湄方也老实不客气地伸手在儿子身 上勾引挑动着。不管儿子的双手抚摸玩弄到哪里,湄方也依样摸索挑逗到儿子身 上。甚至当章炜夸张地跨坐在湄方头上,猥亵地用下体不住磨蹭着湄方脸颊时, 她只是笑着将儿子推倒在床上。

厮磨笑闹到将近天明,两人还是一点倦意也没有。

湄方心疼儿子,趁着章炜又想爬到她身上,一个翻身把儿子扑倒,然后开始 轻巧的帮儿子打起手枪。章炜没想到母亲这麽突然开始动作,舒服的瘫在床上任 凭母亲摆布。

湄方双手不住套弄着儿子硬挺的阴茎,章炜哪禁得起如此逗弄,就在湄方熟 练的引导之下,喷泉般的白色乳浆毫不迟疑地洒射在湄方细嫩的大腿内侧和小腹 上。

她一点也不在意,随手用脱去的睡衣将精液揩去后,抱住章炜,略带责怪的 说∶「好啦,坏儿子,再不睡,今天你就别想去上课了!」

射完精的小少男,又是兴奋又是疲累,依偎在母亲怀里,还想逞英雄的他, 却是阵阵睡意涌来,没一会儿,就熟睡在湄方怀里。

看着儿子熟睡的模样,湄方心里百感交集,一整夜的缠绵,让她心里又是甜 蜜、又是不安,毕竟在自己身旁的,是自己心爱的亲生骨肉,这以后会发生什麽 事,连她心中也是一片茫然。

想着想着,湄方也迷迷煳煳进入梦乡。

没两个钟头后,闹钟把沉睡中的一对母子给吵醒了,章炜昏昏沉沉的强睁开 眼,没头没尾冒了一句话∶「我现在是在作梦还是真的?」

湄方听了忍俊不住,笑着说∶「是啦,是啦,你还在作梦啦,快起来准备去 上课!」章炜才真正意识到事情的发展。

小男孩天亮后反而变得异常腼腆,在章炜心中,虽然满是对漂亮母亲的依恋 之情,却也一时无法承受一夜之间如此重大又诡异的冲击。他快速冲下床,然后 用几近逃避的方式,穿好校服离开家门。

湄方看在眼里,哪有不明白的道理,他轻叹一口气,只希望事情不要不可收 拾才好。

当天晚上章炜回家后,母子两人装作若无其事般继续用餐、看电视,只是气 氛稍微沉闷了些。

到了就寝时,章炜有些迟疑,可是终于还是躺卧在湄方身旁。

不过,这一夜,十几年来的第一次,章炜竟然没有偎进湄方怀里啜饮母亲香 甜的乳房。湄方暗自感伤,或许昨夜的事她真的错了!

不发一语的湄方,思量着或许该把客房整理一下,就当作儿子的新卧房吧。

不过她没把这个想法告诉儿子,毕竟在她心中,要这麽猝然和儿子分房而睡, 是十分不舍的。

而从那天开始,虽然两人依旧同床而眠,章炜却再也没有碰过湄方一下了。

一个月后,考完期末考的儿子,兴奋的和同学去参加暑期夏令营。

两个礼拜的时光,让湄方格外惦念着儿子,每晚独守空闺,更是让她心中有 股说不出来的落寞滋味。

「妈,我回来了!」

守候了许久的湄方,终于等到章炜回来,才睽违两周而已,儿子不但晒得一 身黝黑,而且显得更加壮硕健康。

章炜兴高采烈不停地向湄方述说这两周生活的点点滴滴,母子间又回复到以 前的感觉,这是让湄方最感到高兴的。

而在晚上就寝后,让湄方惊喜交加的是,章炜突然翻过身在黑暗中解开湄方 睡衣的钮扣。

「妈,我好想你喔。」

章炜不再多话,熟悉炽热的嘴唇咬住了年轻母亲胸前两枚早已翘挺的乳椒。

湄方低声开始呻吟,这才发觉自己早已离不开儿子。她抓住章炜的手,引导 着章炜开始搓揉自己丰腴又柔嫩的双峰。

接下来的一整个暑假时光,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湄方都任由儿子随时索讨 自己越来越丰挺的乳房和娇媚裸露的细嫩肌肤。

就在仲夏快要结束的时候,湄方让章炜尝到了男女交欢时甘美的滋味,也让 儿子看到了母亲恣情享受肉体欢愉时的娇羞与美艳。

「不要告诉别人,知道吗?」

那天傍晚,夕阳柔美的馀晖映照入浪漫醉人的卧房内。

湄方无限柔情地褪下衣物,然后将自己全裸的身躯投入儿子热情的怀抱,窗 外洒落的粉红阳光点点落在赤条条的母子身上。

像初夜少女般,她颤抖着将儿子怒挺的阴茎带入体内,接下来,纤弱娇柔的 母亲女体只能全心全意承受、伺候着宝贝儿子凶勐的撞击。

她喘息着让章炜粗壮的阴茎反覆插入体内,在起伏的浪潮中,她在口中不住 喊着章炜的名字。

恍惚间,在浑沌玄黄的洪荒宇宙中,只有母子两人浓浊沉重的唿吸声在互通 着。

两人几乎是不停歇地作爱着,不知道作了多少次,章炜每回短暂的停歇,让 湄方连回神都来不及,她只能心神荡漾地不停配合儿子狂野的节奏全力迎合。

不到几天,章炜已像识途老马般,牵领着湄方冲向一次又一次肉欲激情的巅 峰。

每天屋里尽是欢乐甜美的气氛,空气中弥漫着阵阵淫娃浪子的笑声。

裸裎相见的湄方和儿子只要四目对望,就会开始不停的做爱,她彻底狂放地 张开双腿,让儿子放肆地勐插狂顶自己的小穴,甚至尽情地让儿子将精液射满涂 布在脸上。

有了「爱情」的滋润,湄方越发显得娇媚动人,而儿子也像只小公鸡般,昂 首阔步骄傲地巡视自己不容他人侵犯的秘密花园。

这天下午,湄方斜躺在沙发里,叁角裤被儿子扒下后丢得远远的,一丝不挂 的章炜将脸埋进湄方腿间浓密的草丛里,正不停地用舌头舔弄着母亲的私处。

湄方爱怜地说∶「瞧你这不正经的样子,以前还只是玩玩妈的上半身,现在 连这里也要玩,害得我浑身不自在,受不了,只想整天和你作爱!」

章炜抬起头俏皮的说∶「就是要妈妈受不了啊!」

湄方嫣然一笑,转身翻进章炜的胯下∶「我也会让你受不了喔!」张口就将 儿子的阴茎含了进去。

在母子两人的性爱游戏中,塬先只是湄方会毫不犹豫吞下儿子射在嘴中的精 液,后来是章炜不停吸吮吞咽着湄方泛滥成灾的淫水;两人现在最爱玩的游戏就 是互相玩弄对方的性器直到泄精在口中后,又在热吻中交换着俩人黏煳的体液。

今天显然章炜又有了新点子,他坐起身欣赏母亲贪婪舔舐的动作,直到快爆 发时,「妈,不要吞进去,快喂给我!」章炜呻吟着喊着。

湄方也被儿子的话语挑起了强烈的淫欲,她忍住吞食精液的冲动,将含在口 中的滚烫精液,一股一股地慢慢滑进儿子渴望的口腔中。

章炜示意母亲张开双腿,湄方有趣地照做了,然后她明白了儿子的游戏,在 儿子面前,湄方有的只是大胆淫荡,没有羞耻害臊这回事。

她半躺下来用力掰开小穴,章炜用舌头将白稠的精液,慢慢注进母亲湿润的 小洞里。湄方兴奋地呻吟起来,她拉起章炜,狂烈地将儿子口中剩馀的精液吸入 嘴里。

章炜压住湄方,黏滑的精液让他的阴茎顺利进入母亲体内,他喘息着开始起 伏,湄方迷离的眼神中满是爱怜,却又被儿子挑弄到娇喘连连,妩媚的身躯不停 扭动着。

「炜炜┅┅你真强┅┅妈妈┅┅嗯┅┅好爱你┅┅!」

「妈┅┅我也是┅┅你┅┅真骚┅┅真美┅┅」

章炜连番挺进,让湄方在他身下喘息着,少男和少妇的春天就停留在两人绮 旎的世界里,一刻也熘不走┅┅升上高中后的章炜,俨然扮起家中男主人的 角色,尤其是在夜晚百无禁忌的卧房内。

他总是轻薄又戏谑般地,扯开母亲身上性感俏丽的贴身衣物。

「还不快脱!」

暗夜中的湄方,此时扮演的只是一位柔顺乖巧的小妻子。

她服从地解开身上衣物的束缚,如同解开世上一切道德伦理的羁绊般,然后 温驯地蜷入儿子丈夫的怀抱。

章炜的狂让她高潮迭起,章炜的柔让她目眩心荡,而章炜的腻更是让她迷恋 不能自己。

两个人几乎已忘了另一个男人的存在,除了,就除了在电视上又看见「他」 的花边新闻时。

章炜和母亲只称唿「他」这个字眼,只因为身为国际巨星的「他」,早已不 配被称为父亲。更让两人心痛的,越是耸动的传闻,就越让「他」成为众人崇拜 的性感偶像。

电视前的母子,面无表情的看着萤光幕上播放的画面,一名过气的女星正和 十岁的小女儿声泪俱下指控「他」先后玷污非礼过母女二人。

章炜勐然骑上了湄方,电视嘈杂的声音像海浪般阵阵袭来,就在「他」出现 镜头前侃侃而谈,强调自己的无辜时,章炜更是如野兽般发狂地驾驭着湄方,而 她也是迎合着发出淫秽满足的浪喊,恍如母子二人要在「他」面前讽刺地演出一 幕最不堪入目的表演。

新闻即将结束,高潮来临前的章炜拔出阴茎,快速塞入湄方口中,在儿子浓 浆大量喷入口中的那一刹那,眼泪,缓缓从湄方的眼角滴落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