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良介的阴茎勃起时,是又粗又大又红,彷彿庞然怪兽般。

  那抽搐的样子,分明是在等待我的爱抚,小时候他总是会和附近的孩子或亲戚朋友的孩子,比较有何不同之处,但我没想到是因为我的缘故。

  身为姊姊的我很清楚的是,他常常偷偷溜进我房里,拿起我换下来的内裤,偷偷地嗅著,因此了解他有异常癖好,有时当我要洗内裤时,发现有点异常的地方。

  仔细一看,那是精液乾掉的痕迹。

  在学生时代,我曾经和数位男性有过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的经验,所以一看就明白。

  弟弟良介会偷偷地用我的内裤,一定是沈迷于女性。

  当时,我并没有责备他。

  但这种异常的性癖却随著年龄增长,但是表面上却看不出来。

  因此良介瞒著家人,偷偷买一些有怪异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的杂志回来看,而从中获得性趣。
  有一天我到良介房里拿字典时,才发现的。

  看来很少打扫的样子,当我在书架找到字典时,突然瞄到书架的最下一层放入一些不堪人目的书籍。

  打开杂志一看,内页里的彩色照片中全是被绑或被鞭打的美女。

  但旁边全是跪在女性裸体旁的男性,而且是一脸惶恐的表情。

  良介的性癖并未痊愈,为了不让弟弟发觉,我将杂志原封不动地放回去。
  当我知道良介的异常性癖时,我一直祈祷他不要伤害到别人。

  但是,我们虽是亲姊弟,但我觉得我们更像男女之间的关系。

  我很忌讳世人对姊弟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的看法,但更担心他的特殊性好。

  因此,我要赶快解除我们之间的结不可。

  那膨胀的龟头,那黏黏的液体,我感觉小时候的性癖似乎随他成长。

  在极度的激昂中,弟弟的脸会痉擘,身体会微微颤抖。

  而我与弟弟的性格正好相反,我喜欢像女王般由弟弟来侍候我。

  无论是谁也看不出弟弟有异常的现象。

  我与弟弟正过著世人最忌讳的姊弟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

  “我最喜欢的人是姊姊。所以。。。”“姊姊也一样,但是常常如此,会不会很痛。。。”我只穿了薄薄的皮内裤及胸罩。。。手持皮鞭而弟弟则随侍在一旁。

  我手插腰严然女王的模样,用皮鞭抽打趴在地上弟弟的背脊。

  “姊姊,再用力抽。。。”也许是书本造成良介的被虐待性格吧。

  “不是一点也没有压力,请用力。”

  当我抽打他时,弟弟似乎更兴奋,在充满兴奋中更会一再要求。

  当弟弟的两腿间的肉棒硬得有如坚铁在抽动时,我就知道它在等待我爱的鞭苔。

  我尝试用皮鞭的尖端轻轻地抽打。

  和有过性经验的男人相比较,弟弟的肉棒显得又长又大,它像要穿过我的肚子般,又像在等待著我的爱抚,那膨胀的阴茎开始左右摇动。

  而皮鞭的前端似乎与它纠缠在一起,只要我心意一动,稍加用力就能将它拉回来。良介因阴茎被抽打而觉得快感:“啊!姊姊,再用力抽!”

  而我则更用力地将皮鞭抽在它身上。

  弟弟似乎比我更兴奋,而我也愈怜爱良介。

  “良介,这次用嘴脱下我的内裤,让爱汁放光芒。”

  在抽打弟弟的同时,我子宫深处似乎也被抽动一般,那小内裤早己湿渮渮了当我稍微一动,那爱汁就由小内裤的边缘溢了出来。

  弟弟服从我的命令趴在地上用嘴咬著小内裤的拉炼,刷一声脱下我的小内裤。
  “这次用舌头舔那湿润的地方。”

  我张开我的双腿,那爱汁正在闪闪发光中扩散。

  眼睛露出狂喜之色的良介,让我坐在床边,然后开始用那痉挛的喉咙来舔我那张开的肉片。

  那爱汁彷彿人间美味,然后他更用舌尖抵住我的膣,那爱汁在他的舌间下不断溢出,良介在快感下坚硬膨胀,那粉红色的阴蒂在弟弟鼻舌交替的摩擦下,由膣的深处,不断地涌出那淫液来。

  “慢慢地,轻柔地舔它。”

  当舌头离开阴蒂时,那淫液则流向肛门。

  “好棒哦。姊姊!很爽吧!”

  在弟弟的舌头的舔动下,我的私处彷彿洪水暴发般,当他将舌头顶住我的膣时,我更像沈醉在醇酒中。。。当我的阴唇的爱汁被舔掉时,自然会再大量的流出来。这么多。。。他的脸上似乎沾满了那透明的液体般。

  “良介,姊姊再也忍受不了了。快点,插进去!”

  我快速地解开弟弟被绑的双手,以及缠著阴茎的绳子。

  弟弟猛烈膨胀的肉棒,正在微微抖动,准备进攻我嘴巴。

  “快点!快点进入!”

  说时迟那时快,良介那耸立乌黑又大又粗的肉棒正往我的嘴巴里送,在经过唇颚的激烈运动后,我的嘴巴终于将良介那大肉棒完全吞了进去。

  弟弟静静地仰躺一会儿,脸上露出微笑,在我的口戏下,快乐传遍他全身。
  然后他的手往下伸,抓住我那在喘息中变的大又硬的乳房。

  我唇的动作更加激烈,良介也将灼热的白奶射出我的嘴里、并发出小小的叫声。

  当弟弟将爱液喷到我口中后,全身微微颤抖,整个人很快就松弛下来了。
  当良介的精液由喉咙直通到胃时,我说:“太好了,良介!”

  说完我用嘴衔住他缩小的阴茎。

  然后用舌头舔他的龟头及附近部位,我感觉它又慢慢地膨胀起来。

  我爱那遍生耻毛的阴茎放出我口中的感觉。

  不久,弟弟的阴茎就慢慢膨胀起来。

  数秒钟之间,竟然膨胀得让我的口无法处理。

  然后我用双手握住他的阴茎。

  将它插入的膣中,必定能使那花料得到更大的滋润。

  我用舌头舔著他的龟头。

  弟弟似乎也用阴茎的尖端在顶著我一样。

  弟弟那阴茎是变的又硬又粗。

  我与弟弟双双倒在床上,我轻轻地拨弄著那膨胀的阴茎。

  当我在抚摸弟弟的肉块时,弟弟也轻轻地揉著我的乳房,而且彷彿要摘下乳房般,全身微微发颤,那花卉也早已润湿了。

  弟弟全身也在微微发颤。

  气喘如牛的我,快感布满全身。

  “姊姊,我快要射出来了。。。”弟弟恢复的速度惊人,才将精液射到我口中不久,又是另一波高潮。。。“不行。快乐时光如果延长的话多好。。。”我用舌头深入弟弟的嘴里翻动。

  那与阴茎完全不同的快感,让我的膣打开,下半身彷彿瘫痪了一样。

  满脸通红的弟弟用舌头上下舔著花卉上的粉红色的小肉块。

  大约过了一、二分钟后,弟弟的舌头又回到阴唇上。

  然后良介将我的双手放在身体下面,并将我的大腿撑开,那贪欲的舌头不断地吸著那淫液,并更侵入内部。

  他将舌头硬插入膣中,在那入口处摩擦时,我不由得地呻吟出声。

  同时,他用双手掰开那粉红色的阴唇,然后沿内壁吸吮直到膣口。

  那爱之泉,从子宫不断地泉源而出。

  快感使我全身微微痉挛。

  我的花卉在爱的滋润下更是甘泉如涌,然后弟弟用舌头伸入我那柔软的膣中。
  快感使我全身颤抖,我将弟弟的脸押在我的腰上,弟弟喘不过气来,抬起头来,这次他用大姆指来拨弄阴唇。

  当那红色的肉露出光芒时,弟弟目不转睛地盯著,眼中发出野兽般的光辉。
  弟弟咬著嘴唇,用他的手抚摸阴蒂,快感令我不自觉地喘息著。

  弟弟猛力地吸著那阴蒂的球茎,彷彿要将它吞下般。

  全身的官能得到莫大的慰藉,那快感如波浪般阵阵袭来,我的双腿似乎变硬了般,弟弟用舌头舔那没有接触过的部份,我的快感就在硬直与弛缓间得到高潮。
  弟弟依然用舌头玩弄著阴蒂,然后用一根手轻轻地抚摸著粉红色的内壁。
  手指徐徐地进入膣中时,弟弟依然吸吮著那性感的部位,而我的膣彷彿遭到暴风雨袭击般。

  在弟弟巧妙的舌戏下,我的身体欲望高张。

  当弟弟看见我喘息、呻吟、腰部不断扭转时,弟弟抽手他的手指,用手轻拍著我后面的屁股。

  我得到前所末有的狂喜。

  弟弟用舌头不断地作上下激烈地运动。

  巨大的胸脯气喘兮兮地,我再次获得高潮。

  当弟弟发觉时,动作更是快马加鞭。

  当那快感一阵一阵绵延不断时,我飘飘欲仙彷彿在仙境般。

  当他激烈地摩擦我的阴唇时,我的快感让我彷彿是泄了气的皮球般。

  我对弟弟说:“我彷彿进入天堂般,现在换你了。”

  于是我紧紧地抱著弟弟的身体,并将唇吻著他的胸部。

  弟弟也用只手紧紧地抱著我的屁股,期待另一次的高潮。

  我也有同感,于是我用手掌轻轻地转动著那坚挺的阴茎。

  半勃起的阴茎正渐渐膨胀,色彩也愈见鲜艳。

  当我轻轻爱抚龟头的内侧时,它彷彿在跳跃般。

  我握著良介的阴茎,用舌尖去舔它。

  弟弟的表情很紧张,轻轻地舔龟头下面那里让我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弟弟开始更积极地要求我。

  “对!舌头轻轻地舔,两手上下摩擦。。。请你用力握紧,但不要太紧。啊!好棒!他的头上下地摆动著。”

  良介轻轻地对我说著。

  我照著弟弟的话去作,他抓著我那弹性雪白的乳房,性致更是高昂。

  快感传遍我的全身,我的手更是紧握良介的阴茎,弟弟似乎也是快乐的不得了。

  用双手紧紧抱著我的弟弟,将他的大龟头留在我口中,身体微微向后倾。
  于是良介呻吟出说道:“姊姊,头不要动的太厉害。”

  很快地就达到顶点,我温柔地用舌头含著阴茎的前端。

  我的嘴慢慢吸进那巨筒稍微舔一下,似乎就牵动弟弟全身的神经一样,令他振奋不已。

  精液是如此激烈地射到我的喉咙里,我没想年轻人的冲劲如此之强。

  那白色的液体在我口中扩张,我先用舌尖充份地品尝一番。

  弟弟对我说:“姊姊!用力吸。。。用力。。。”我照弟弟的话作,喉咙、嘴唇、双颊整个运作起来,那爱的汁液似乎到死方休,那白色的液体延著嘴角向下流,而弟弟射出的精液大部份都流入我的胃中不久之后,我依然吸吮著弟弟那已萎缩下来的阴茎。

  得到爱的滋润的阴茎,令良介十分满足,更要求道:“姊姊,再用力吸!”
  弟弟那萎缩的阴茎彷彿再次等待爱的滋润似的,我不断地舔著弟弟的阴茎看看他是不是会再度膨胀。

  我与弟弟只是进行口交而已,尚未真枪实弹过。

  我用疲倦的舌头慢慢地舔著良介的阴茎,它也渐渐地变大。

  虽说勃起但整个还是柔软的尚未变硬,但正徐徐地变硬中,处于半勃起状态。
  “良介,这一次我们来玩真的。”

  弟弟高兴地点头,并使我的身体仰躺著,然后弟弟跨了上来彷彿骑马般。
  我的唾液沾满弟弟的阴茎,它正在那里蠢蠢欲动呢!

  那年轻逞强的阴茎,正在要求我的花卉,抓著那阴茎只在外面摩擦,龟头并没有进入膣中。

  在润滑的黏液中,很容易就能进入。

  弟弟只插入了一半,我那膣壁紧紧地吸住他那巨大的肉筒。

  心情愉快,更使子宫内部不断地流出爱汁,让阴茎更易进入。

  全身充满快感,情绪更加激昂。

  我让腰部更朝下,让阴茎更能深入膣中。

  当它接触到子宫时,我的身体在颤抖,腰部以下彷彿麻痹了一般。

  弟弟挺立的阴茎插入后,带给我片刻的颤抖,随后他就专心地上下运动了。
  “好棒!好棒!良介。。。”我除了叫出声外,腰部更是扭转配合他的动作,膣流出的淫液不断地滋润著阴茎,使它的动作更能加速。

  当弟弟的肉块在一进一出之间,膣也会泌出更多的爱液,让我们更溶入彼此之中,当两人的耻毛相互密切摩擦时,更是宛如火上加油一般。

  我的膣在弟弟勃起物的进出之间,产生啾啾的声响。

  “良介,真的太好了!这次换我动。。。”于是我用手抓著阴茎的尖端摩擦著膣的周围,然后再插入。

  紧密的膣口,在稍微松弛时淫液就不断地流出。

  “好棒!再继续。。。”我不自觉地叫了出声。

  女在上、男在下,一切按照自己的意思,用龟头去轻触各个性感部位,非为女人,无法了解其乐趣的。

  我有时用力地摩擦膣口,有时轻轻地,或者将它插入里面,让阴茎充分享受爱抚。

  “我快要出来了。。。姊姊。。。”一直沈默不语的弟弟似乎忍受不了地呻吟出声。

  良介的阴茎深深地插入直达我的子宫。

  瞬间我达到高潮,淫液更是不断涌出。

  “良介!我受不了了。。。”就在我的叫声,阴茎整个没入我的体内。
  “好棒!用力。。。啊。。。”在叫声中整个人彷彿沸腾一般。

  当弟弟也同时获得高潮时,更是用力抓紧我支撑身体的双手。

  快感不断!

  我的膣被强有力的阴茎整个塞满,淫液似乎也吸光了一般。

  满脸潮红快感布满全身,在弟弟身体上面的我,整个人都瘫了似的。

  相互密切结合的耻毛在淫液的滋润下,这就是我们激情过后的明证。

  我们不发一语,紧紧拥抱著对方,弟弟轻轻地说道:“我想一直待在这里:::可是。。。”一付很难分难舍的样子,而我也是深有同感。

  “很遗憾,我一定要回去,不然你姊夫下班回来就麻烦了。。。”我结婚之后,很久才回来看弟弟,在短暂的时间里,有著前所末有的激情,良介也获得满足。。。

  投身在幽会旅馆里的浴槽中,回味刚才那一幕,不由得紧握自己丰满的乳房“姊姊!我们何时才能再见面?”

  然后良介也进入浴缸中,身体紧贴我的背,并伸出双手紧抓著我的乳房。
  我在未婚之前,就和弟弟有过超友谊的关系。

  现在我们更陷入久别胜新婚的恋情中。

  由亲戚介绍的现任丈夫,老实说性关系不及我与弟弟来得更为亲密。

  但是我当瞒著丈夫与弟弟幽会,弟弟俨然也将我当成是爱人看待,我们双双沈醉在性欲中。

  虽然弟弟有异常的性癖但我已习惯,而且我知道没有弟弟,我的性欲再也无法燃烧,因为不如何时要分手,因此我们的性欲更强烈。

  即使这是逆伦的行为,我们也甘之如饴不愿分开。

  弟弟与我都能彼此获得莫大的满足。

  如果因此与丈夫分手我也在所不惜,我与弟弟异常的结合,旁人是无法休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