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旅行


字数:79985字
TXT包:   (72.16 KB)   (72.16 KB)
下载次数: 77





  午夜梦回,我望着睡在我身边的几个女人,不禁又回忆起那个对我的一生有着重大影响的旅行。

  我当时是一名高三的学生,本人相貌一般,但体格强健,是空手道全国少年比赛的第二。同时我对电脑有着非同一般的天赋,靠自己编的几个shareware,已经在经济上独立了。由于我给windows95找出了一个致命的bug,Bill老哥送的钱又使我自己买了一套300坪的房子。

  尽管这样我仍然与父母同住,以便尽到自己的孝心。他们让我在上大学后再搬出去住。尽管这样由于平时我多与电脑为伴,到目前我仍是孤家寡人一名。
  在联考结束后,我与我的哥们儿阿唯,和青梅竹马的女同学美穗,以及她的好友朱奈进行了这次历时7天、对我的一生都有很大影响的卒业旅行。

                第一天

  巴士进入山路已经经过了约三个小时。车窗外一片漆黑,除了偶尔飞过的水银灯外什么都看不到,只能见到窗上倒映着自己的影子。我把视线移向车内。车上的乘客很少,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位当地的老伯以及位同行的女性。从二名女性的穿着来看,应该和我一样都是观光客。

  邻座的阿唯正在看着书。他每次都有备而来,我要是记得带个什么东西来打发时间就好了。

  「你很无聊吗?」阿唯注意到我的视线,抬起头来。他在书里插个书签,啪地将书合起来。

  「啊……啊……好无聊!怎么这么久啊?!」

  「别急,就快到了。」阿唯笑着安抚我。

  「要是无聊的话,睡一下嘛!像后面那两个……」阿唯往后指指。

  我转身站起来看看后面。「呼……呼……」「呼呼」朱奈和美穗好像睡得很熟,真羡慕她们两人。

  「怎么样?」我回到座位坐好时,阿唯问道。

  「都睡熟了。」

  「贵之,你应该也睡一觉,等到了目的地我再叫你起来。」

  「如果睡得着我早睡了!车子摇得这么厉害……」车子从刚才就一直因为转弯而晃来晃去。

  想要睡个觉也一下就被晃醒了。朱奈和美穗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睡得着,实在很厉害!

  「啊……好吵!吵死人了!」

  「贵之,你好了没有啊?该起来了啦!」啪!!

  「哇啊!」突然脸颊一阵疼痛,我张开了眼睛,站在眼前的是朱奈。

  「搞、搞什么啊?」

  「还在睡懒觉?!要我再来一次吗?」对了,这是在巴士里!我怎么睡着了呢?太烂了,竟然被朱奈占了便宜。

  「赶快把行李拿一拿,要下车了!」朱奈丢下一句话就下车了。

  我赶忙起身,将架子上的行李取下来,披上外套朝出口走去。我一下车,巴士就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虽然已经三月了,但是路边还是积着雪。穿过林木间的月光,将雪照成青白色。我感到一阵寒意,将手插进外套里。

  「你也太不像话了,我们的脸都给你丢光了!」朱奈臭着一张脸。

  「好了啦!要不是阿唯叫醒我们的话,早就坐过了头了,快点到民宿去休息吧!」

  「说得也是!好吧,原谅你!我们走吧!」多亏美穗让朱奈高兴起来。
  朱奈虽然表面生气,其实心里应该没有生气才是吧!朱奈与美穗走了上前,我和阿唯稍稍落后地跟着。

  「阿唯,你怎么没叫醒我?你不是把朱奈和美穗都叫起来了吗?」

  「我叫你叫了好多次,可是一点也没办法叫醒你啊!」阿唯无辜地说着。
  说得也是,阿唯可能真的叫过我了,只是我睡得太熟了。「我可能睡着了就像昏迷一样。」

  「什么可能,大家都知道你的坏毛病了。」真是震惊,原来大家眼里的我是这样子的?!

  「你看,走在我们前面的人,她们刚才和我们同车呢!」朱奈指着前面的影子说。没多久我们就追上她们了。我仔细瞧瞧,前面距离我们几十公尺处果然有人。虽然看不太清楚,但是似乎是与我们同车的那两个女孩。

  阿唯:「应该是吧!刚才她们也和我们同一站下车哩!」我刚才睡着了不知道状况如何。不过,阿唯既然这么说,应该错不了吧!

  「应该没错,我去打个招呼吧!」朱奈朝那两人走去,说了几句话。过没多久,朱奈就对我们招招手。我们提着行李,朝朱奈走去。

  「喂,这两位也和我们住在同一家民宿呢!」两人有礼貌地对我们点点头,我也慌忙的还个礼。「要不要一起走?」

  之后这一段林道,我们六个人就继续同行。

  高个子的女孩子叫做「风间麻衣」,廿岁,是在县内的企业里工作的职业妇女。用一句话形容她,是个很漂亮美女;眉清目秀,看起来像国外的女明星。
  可是她又不会给人高傲的感觉,似乎很温柔的样子,身材又好,一定有很多男孩子追求。

  另一位叫做「川阿泉」。看起来好像比我们小两、三岁,躲在麻衣身后,只露个脸和我们打招呼而已。和麻衣对照之下,显得十分可爱的一个女孩。可是,好像很怕羞,老是紧紧地贴着麻衣。她们两人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每年在这个季节都会外出旅行。和我们很相似,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和她们处得很好吧!大家一边自我介绍,一边走着。没多久就到目的地的民宿了。

  「有人在吗?」朱奈打开入口的门,系在门上的铃铛叮叮地作响着。

  「来了,欢迎光临!」柜台后记着帐的男性,放下手中的工作走了出来。
  看起来这个人好像是民宿的老板。

  「我们有预约,一濑和……」朱奈的话突然停住,看着麻衣。

  麻衣注意到朱奈的反应,于是接着说:「风间。」

  「一濑和风间……知道了!请你们在帐单这里签个名。」

  休息室中朱奈和麻衣在柜台上填资料,我们则坐在大厅的沙发里等待。
  「喂!拉美米,来帮帮忙啊!」老板打开柜台旁边的门对里头喊着,出来了一个像中学生的女孩。「这样可以吗?」填好帐单的麻衣问着老板。

  「可以了!让你们久等了!我是这家民宿的老板冈仓哲夫,这位是帮我忙的拉美米。」

  拉美米鞠了躬向我们打个招呼,我们也连忙点头。

  「短短的住宿期间,请您多多指教!拉美米,带这两位大哥哥到三号房,其他的客人请随我来。」

  「好。」

  在冈仓的指示下,拉美米大声回应。她从柜台拿出钥匙,穿着拖鞋啪啪地走过来。冈仓则带着风间她们,朱奈和美穗一起上楼去。大厅里只剩下我和阿唯、拉美米。

  「让我来带路,你们的行李是这些吗?」拉美米指着我们脚边的行李。
  「啊,是的。」

  「我帮你们拿。」说着,拉美米就提着我和阿唯的行李。

  「走吧!」

  「你拿得动吗?」我们的行李除了体积大外,也相当的重。这么小个子的女孩子有办法拿得动吗?

  「没关系,这是我的工作。这些行李我还拿得动,我在高中可是排球队的正式队员喔!」

  「高中?……难不成你是个高中生?」

  「对啊!我虽然个子小,但是是如假包换的高中生。我已经廿岁了呢!」
  拉美米边爬楼梯边说。而我们则是大吃一惊!廿岁,只小我们三岁而已吗?
  可是看起来就只像个国中生而已……

  我们的房间在楼梯口的右手边。

  「嗯,这是你们房间的钥匙。外出时,请寄放在柜台里。」阿唯从拉美米手中接过钥匙。

  「请进。」拉美米拿着行李进入房里。我们尾随在后。

  「唧!」三号房的房门打了开来,出现一个穿着短裙漂亮的女性,阿唯向她打个招呼。「晚安!我们今天要住在这里,请多多指教!」

  「……」

  阿唯的招呼并不失礼,而且在这种场合应该是最恰当不过的……可是那名女性竟然瞥了我们一眼就下楼去了,我不禁生气起来。

  「搞什么?那家伙!我们有礼貌地打招呼,竟然这么没礼貌!」

  「别生气,是我们比较失礼啦!」

  「说什么?!阿唯哪里失礼了?」

  「那个人冰室小姐就是那个样子,除了必要的话外,都不开口说话的,所以她并不是讨厌你们。」

  「行李来了!」不知何时拉美米出现在我们身后,帮我们把行李送来。
  「别放在心上!啊,晚餐准备好了,请到后面的食堂用餐。我先告辞了!」
  拉美米离开房间。

  那个女人叫做冰室,听拉美米讲她平常就是那个样子。总之,还是不要太理睬那个冰室好了。

  「别呆站在这里,进去吧!」阿唯在房里叫我。对了,难得一趟毕业旅行,别为那样的事浪费精神。还是赶快抛在脑后吧!

  「好棒的房间哪!」我看到房间里忍不住叫了出来。正在整理行李时,听见有人在敲着我们的房门。

  「来了!来了!」阿唯打开门,见到美穗。

  「晚餐好了耶!」

  「嗯……刚才听说了。」

  「知道就好!去吃饭了吧?刚才朱奈一直喊着」肚子饿了「吵个不停呢!」
  阿唯看着我。「走吧!我也饿了,没办法啦!」

  「知道了!我去叫朱奈。」美穗走出房间。

  我把整理一半的行李放放进衣橱里。阿唯已经将行李整理得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净了。
  一出走廊,就看到美穗和朱奈。

  「啊……我们的房间在隔壁呢!」美穗指着「三号房」的牌子。

  「待会儿去你们那里玩!」

  「不行,那里是女孩子的房间,你们不准进去!」

  「玩一玩又有什么关系?!我们又没有不良意图。」

  「不是那个问题。少女的心可是很纤细的喔!」

  「你们要站在那里讲到几时啊?!是不是打算把我饿死啊?」朱奈不高兴地说着。

  美穗赶快应道:「对不起,没那个意思啦!」

  「我知道,我们快点去吃饭吧!」朱奈拉着美穗的手下楼去,我们也跟着到食堂。

  食堂里,四人围坐在四方桌边。房屋的角落有个火炉,我仔细看是否有火,才发现是个仿造品,我们是坐在靠窗边的那一桌。

  「对不起,麻烦你们上菜了。」朱奈对着厨房喊完后,老板露出了脸来。
  「来了!马上送过来!」老板说完又转身回厨房。

  食堂里,除了我们外还有另一组客人。也是年轻人,不过比我们的年纪要大上好几岁的一对男女。大概还比风间要大上好几岁吧!应该接近卅岁了吧!
  我看他们喝着酒,而且盘子都已经空了,看来已经吃过饭了。我呆望着他们两人,突然,女的转头看我,当然我和她的眼光交接了一下。我不知道是不是该把眼光移开,仍然盯着她们两人望着。结果,那女的反倒盯住了我。

  突然,那女的微笑了一下:「你们今天才到的吗?」

  「是的。」我紧张的回答。

  「好痛!朱奈,你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回头一看,是美穗把我的头给扳回来的。
  「这次不是我嘛!」

  「没办法,谁叫你每次都那么暴力!」

  「嘻!」

  「别笑我!」

  「又是我的错了?」我老觉得好像被整的感觉。

  「如果你们 意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去温泉玩,听说很漂亮喔!」

  「……」老板和拉美米把晚餐端了进来,而刚才和我相望的那对男女,则笑着离开了。我一边和朱奈说话,一边望着抬头看美穗。

  「让你们久等了!这是本店特制的……怎么了?」

  「啊……没事、没事!」每次都是阿唯在收尾,我真羡慕他总是那么沉着。
  「啊,那你们慢慢用餐吧!」老板以熟练的动作上菜,然后回到厨房去了。
  留下了拉美米收拾着刚才那对男女的碗盘。拉美米一边告诉我们如何去滑雪场,原来只要从民宿后的山路只要三分钟就可抵达了。

  「哇!吃饱了、吃饱了!再来要做什么……」

  「别说吃饱了、吃饱了!贵之,你也帮帮忙好不好?我们是吃最后的耶!」
  「对啊!自己吃的当然要自己收拾!」

  「呼……哇……」民宿里的晚餐比广告上的还要豪华,每一碟菜馐都可以感觉出来老板的用心。

  美穗、朱奈、阿唯和我聊着一些五四三的话,吃到最后餐厅里只剩下我们而已。

  「看,乱七八糟的!我们得收拾一下,免得给老板添麻烦。」被豪爽的朱奈一说,我将眼前的餐具堆成一叠。

  「没关系,摆着就好。」拉美米从厨房里露出脸来。

  「没关系!我们闹得这么晚,让我们多少帮点忙嘛!」

  「好吧!」拉美米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的望着我们这些客人。

  「嘿!这些……这样可以吗?」

  「可、可以,放着就好。」

  我把自己的餐具拿到柜台去,那边堆着一堆像山一样高的碗盘。「这些你通通要洗吗?」

  「是啊!老板的朋友好像发生什么事,老板去看他。不过,他马上就会回来的。」拉美米嘻嘻地笑着,一边搬着沉重的碗盘。真是个勤快的女孩!这么多的东西她一个人整理得来吗?

  「真是辛苦的工作。」

  「这是我的工作,我已经习惯了。」

  「真不简单!」

  「才没有呢!」

  「你一个人太辛苦了!我来帮你!」

  「谢谢!没关系,我自己就可以了。」拉美米慌忙地拒绝我的提议。

  「不要客气啦!两个人的速度定比一个人快……不管你,我一定要帮忙。」
  我将柜台上的砂锅叠在一起拿进厨房去。

  「没关系吗?……你的朋友都上楼去了……」

  「嗯……反正他们也只是继续聊天而已,没关系的!」

  「谢谢。」拉美米轻轻向我鞠躬致谢。

  「快来整理吧!」平常我从来不洗碗盘的,可是看到拉美米,就忍不住想帮她……我就是无法抗拒可爱的女孩子。拉美米拼命地工作着,偶尔也抬起头来对我微笑着。

  「真的没关系吗?……让你这样帮我的忙,真不好意思。」

  「嗯,没关系啦!」

  「美穗还有朱奈,她们不是在等你吗?」

  「那两个?没那回事!如果只剩阿唯陪她们聊天可能会比较无聊一点,可是看你这样子也不能放着你不管哪!」拉美米一边擦着盘子,双颊泛起了红霞。
  「拉美米,你在这里打工打很久了?」

  「我从去年开始就一直在这里打工。我爸爸和这里的老板是朋友,去年寒假后半段的那段时期我就开始在这里打工了。」

  「你这么勤劳,老板一定很喜欢你。」

  「也不是啦!在这里工作既可以滑雪,又有免费的缆车票,可说是一举两得呢!」

  「原来如此!真不简单,普通的高中女生都是伸手向父母要。」

  「才没呢!……我们家又不是富裕的家庭」拉美米的脸越来越红,讲话也开始结结巴巴。

  「拉美米都靠自己的努力,实在太不简单了!」

  「啊……」

  「我们学校就有很多那种只有一张嘴,什么事都不自己动手的女孩子。」
  「啊?!」

  「你们学校是不是也一样?」

  「嗯……那倒不会!大家都是朋友,该做的事情也应该要做的啊!」

  「对不起,这个话题有点奇怪……你说你是排球队的……你喜欢排球吗?」
  「喜欢啊!虽然我的个子矮,我的朋友都说我不适合打排球!但是,我还是很喜欢……所以我必须更努力才行,结果我花三年的时间才成为正式球员呢!」
  「不得了,看不出来你长得这般娇小可爱我还以为你会喜欢家政或园艺之类的。」

  「才不呢!我不喜欢那些……其实,如果不努力什么事都办不到的!」
  拉美米的表情随着她的大眼睛骨碌骨碌转地变化,清澈的大眼睛好像诉说着「对明天充满希望」,我好像喜欢上拉美米了。

  「嗯……这样子整理得差不多了吧?」

  「差不多了!谢谢你!你真是帮我一个大忙,待会儿请你喝好茶致谢。」
  「别说什么道谢了啦!」

  「可是……」

  「嗯……这么办好了,明天和我一起去滑雪吧!」

  「嗯!或许这样最好!」

  「哈……哈……哈!……对,这样最好。」看到拉美米拉起围裙要遮住自己害羞发红的脸,我也笑了出来。

  「我可不可以晚一点再回答你?我得问问老板明天的时间表如何。」

  「啊……啊……明天早上再告诉我就可以了。」拉美米轻轻点了点头。
  我等你回答喔!「我向躲在猫咪围裙后,露出半张脸的拉美米笑了笑,转身离开食堂。我正想要上楼时,有辆车正好停在民宿的门口。大概是老板回来了吧!
  托他外出的福,我才能够和拉拉美米悠哉地聊天,我觉得太幸运了。

  「喂!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办呢?」

  「大家一起玩吧?还是要就这样就回去房间呢?」

  「现在就寝时间还太早了,我们做点什么吧?」

  「阿唯,你有什么看法呢?」

  「我们大家一起来玩个游戏吧!」

  「我有带扑克牌来耶!」

  「那我们就决定玩扑克牌吧!你也赞成吧,阿唯?」

  「嗯,没问题!可是要在哪里玩呢?」

  「到我们的房间去玩吧!」

  「好啊!」

  「那么,我现在去拿扑克牌。」美穗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去了。

  「我们先回房去等吧!」

  「嗯,走廊太冷了。」

  朱奈她们回自己的房间去了。过了一会儿,我们正要进房间,伸出手去握门把,听见了「咚……」的大声响。

  「不……好……了……!你们快来啊!」

  「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去看一下吧!」

  我试着敲着门:「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发生了大事情了啦!唉……美穗那个傻瓜……」

  「抱歉,真的不是故意的!」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嘛?赶快开门吧!」

  「嗯……好啊!」我把门打开。

  「怎么了?怎么回事?」房间里面一片惨兮兮的模样。房间里的东西到处散乱着化用具、衣服等四处乱扔。啊!啊!那个是内裤?

  「美穗她旅行箱的锁坏了,她硬是乱开一通……她还真有蛮力呢!一打开之后全部的东西都散了出来。」

  「朱奈,对不起呀!……」美穗收拾着散乱了一地的东西。

  「对了,找到扑克牌了吗?」

  「嗯,在这里!」

  「那么……等一下再收拾吧!快点走吧!」

  「知道了啦!」

  我们回到了房间一起玩了起来。

  「喂!跳过去啦!」

  「怎、怎么这样?」

  「嘿……嘿……不好意思!」

  「少在那里装了啦!你才不会不好意思呢!」

  「唉……呀……反正是玩游戏嘛!」

  「换我了!抱歉,倒转吧!」

  「啊……?……怎么这样啦!」

  「该我了吧!」

  「阿唯,我可是很相信你的喔!」

  「这可是两回事喔!换手!」

  「喂!你……」

  「唉……呀!反正是玩游戏嘛!」

  「嗯。」

     ***    ***    ***    ***

  我们大约玩了一个小时的游戏。虽然规则很简单,但是难度确很高,所以真的很好玩。

  「怎么办,再玩一次吧?」

  「喂!我现在突然兴致来了,我们来开个畅饮会吧?」

  「畅饮会喝酒吗?」

  「没错啦!」

  「我们又没有带酒来……要怎么开畅饮会呢?」

  「去买就好了嘛!」

  「上哪儿去买?」

  「这附近不是有家商店吗?那里就有卖啊!」

  「是啊!那里应该买的到啊!」

  「话是没有错啦!但是,贵之你觉得怎么样呢?」

  「我?」畅饮会啊?这个点子不错!明天还要滑雪。

  「好啊!我们来开吧!」

  「啊!真的要开吗?」

  「美穗你不想开吗?」

  「我并不是讨厌喝酒会啦!只是,天气那么冷,还要出去买酒不是太辛苦了吗?」

  「我出去买就好了,反正我也说出口了!」

  「那我在这边等!」

  「但是天色这么晚,你一个人是去不了的啦!让我或者让贵之陪你去吧!」
  说的没有错,那我和朱奈一起去买,你和美穗一起在这里等。

  「我和朱奈一起出去买。」

  「那我就在里等好了。」

  「贵之,谢谢你。」我们各自去做出门的准备。

  我正从自己的房间出来的时候,拉美米叫住我。

  「拉美米?」

  「嗯嗯……刚才说要去滑雪的事,嗯……老板说可以去,所以可以和你一起去滑雪吗?」拉美米吞吞吐吐地问我。「怎么样……不行吗?」拉拉美米有些不安地抬眼望着我。

  「啊……不、不是的!……好呀!明天,我们两人一起去滑雪。」

  「好。」拉美米的表情一下开朗起来。嗯……真可爱。

  「嗯……我得把早餐收拾善后……所以,大概8点左右好不好?」

  「好、好啊!那就8点在这边。」

  「好。」拉拉美米高兴地啪踏啪踏下楼去。

  阿唯和美穗来玄关送我们。「你们要小心一点喔!」「不要遇到危险了!」
  「谢谢你们的关心。那么,我们走吧!」

  「再见。」我们从民宿出发了。

  夜晚显得更冷了,连我们已经穿上了滑雪外套还是感觉很冷。我觉得要走到卖酒的商店似乎还很远。「有多远呢?」

  「我也以为蛮近的,没想到走起来这么远!」

  「不过,这附近可真是暗啊!」

  「我想,应该是在这附近吧!……啊!在那里,有灯光的地方!」我往前一看,前面的道路有漂亮的灯饰闪烁着。但是,好像还是离这里蛮远的。

  「好像还是蛮远的!」

  「唉呀!能够看得到已经不错了啦!老实说,我刚才还不敢确定这条路对不对呢!」

  「不、不会吧!」

  「哈……哈……我和你开玩笑的啦!」朱奈看起来精神很好。我在想她刚才该不会真的不知道路吧?我们终于到了商店了。

  「嗯啊!小商店在那边!」朱奈找到了小商店,我们走了过去。原来这个商店不止有卖我们想买的酒,从啤酒到任何酒类都有卖。

  「对不起,我要买这个。」一直到朱奈买好酒,我都在商店里面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让你久等了。」当我听到了朱奈叫我的声音时,我觉得自己的双颊热了起来。

  「你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

  「很暖和吧!这是为了要报答贵之在这么冷的夜晚还陪我出来买东西啊!」
  朱奈把她贴在我脸上的热咖啡拿给了我。

  「这是什么?」

  「我请你的啦!我们在这里稍微取暖一下吧!」朱奈坐在商店前的椅子上。
  「啊!好温暖喔!」

  「谢谢你,朱奈!」

  「该道谢的是我啦!这么冷你居然还 意和我出来。」一副幸福的样子喝着热咖啡的朱奈看起来真是可爱。我们没有交谈的喝着咖啡。虽然我们没有说话,但是气氛却很好。我真希望时间就这么暂停在这里。但是,我们却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因为美穗和朱奈他们还在等我们。

  我们喝完咖啡之后便离开了商店。

  回程是下坡,因为喝了热咖啡,所以现在感觉很好。「我们快回去吧!」
  「是啊!如果花太多时间,明天还要起来滑雪会很辛苦的!」

  「那我们走快一点吧!」朱奈加快了脚步。

  「喂!你不要走这么快,很危险的!这是雪地,很容易跌倒的!」

  「没关系啦!我穿的鞋子是不易滑倒呢!」朱奈走的蛮快的。没有办法,所以我也只好加快了脚步追上去。

  「朱奈,我还是觉得这样很危险。」

  「你还真是很会担心耶!我对我自己的运动神经是很有自信的哇!」

  朱奈滑了一跤,朝我这边跌了过来。我如果抱住她就可以防止受伤,但是我如果做得不好可是会伤得更重的。

  「你看,我不是告诉你了吗?」

  「嗯,对不起。」

  「我会注意点不要跌倒,慢慢走的!」

  「那就好!如果你受伤的的话,明天就不能去滑雪了!」我们慢慢的走着终于回到了民宿。

  在休息室里,佟先生夫妇聚在一起好像正在喝着红茶。「唉呀!这么晚了,你们还要出去啊?」

  「啊!是佟先生啊!」

  「我们是买东西回来。」

  丽香:「这附近有卖东西的地方吗?」

  「从这边走出去不远的地方有一间商店,我们在那里买的东西。」

  佟先生:「你说的是哪里啊?蛮远的耶!」

  丽香:「晚上的路很危险,你们要小心一点喔!」

  丽香:「喂!不嫌弃的话,到这里来一起喝茶吧!」

  「你们要喝咖啡还是红茶?」

  「我要喝红茶。」

  「那么我也喝红茶好了,谢谢你!」

  丽香:「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就去请冈仓民宿的人准备!」

  佟先生:「你们出门是要去买什么东西?」

  「不好意思说的太大声,是去买酒!」

  佟先生:「哈哈哈!真的是不便说的太大声。你们差不多有几岁了?」
  「今年刚满廿岁。」

  佟先生:「那就没什么关系了啊!你们慢慢的就会习惯的!」

  「佟先生,你以前常喝酒吗?」

  佟先生:「嗯……马马虎虎啦!」

  丽香:「我已经告诉他们了!」

  「谢谢你的好意!」

  丽香:「不用客气。」

  我们就在这里闲聊喝茶。

  佟先生:「唉呀!都已经这么晚了?」

  丽香:「唉呀!真的呢!我们也该回房去了。」

  「那么,我们也回去吧!」

  「对了!谢谢你们的邀请。」

  佟先生:「不,该道谢的是我们!」

  丽香:「真是很快乐,谢谢你们了!」

  「走,回房去吧!」我们都回房间去了。

  「终于到了,比想像中的要晚很多呢!」

  「我们快回房间吧!」

  「等一下!」

  「怎么了?」

  朱奈走进了食堂,接着我听到了冈仓民宿的人和朱奈说话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朱奈拿着盘子走了出来。

  「那个要做什么?」

  「装火腿和起司啊!因为刚才的商店没有卖零食嘛!」

  「那你这些东西是向冈仓民宿的人要来的吗?」

  「嗯!」

  「朱奈,你想得真是周到耶!」

  「走,我们快点回房间去吧!」我们回房去了。

  「好慢喔!你们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对不起!」

  「看在你们冒着冷风出去买的份上原谅你们好了!」

  「来!我们快点开始吧!」我们拿出了刚买回来的啤酒,开始了我们的喝酒会。当我们喝完几瓶啤酒之后,有人在敲我们的房门。

  「来了啦!……谁啊?……」

  「美穗,你喝太多了啦!我来开门吧!」朱奈好像平常也喝酒,所以她都没有醉的倾向。一比较起来美穗就差多了,她已经喝醉了。她已经停止喝酒了。
  「美穗,你不要喝了!」

  「嗯……如果你不要我喝,我就不喝。」美穗说着,一边倒向了床上。
  「贵之,有客人来了!」

  「找我的吗?」我站了起来,走出了房间。

  「怎么了?……拉美米吗?」

  「喔,没什么!你们继续吧!」我们接着喝了起来。

  「阿唯,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啊?」

  阿唯就这样仰着头,他喝的不是啤酒而是果汁。他应该只是喝了一瓶啤酒而已,但是他已经满脸通红了。

  「嗯……喝醉了!」

  「你没有醉,你还醒着呢!」朱奈已经喝了四瓶了,她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为杯子里倒入了第五瓶的酒。她喝得很快,但是一点喝醉的样子都没有。
  然而,在朱奈旁边的美穗几乎和阿唯一样喝得不多。我一手拿着啤酒瓶,一边吃着零食。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